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异想天开才能茅塞顿开胆大妄为方可有所作为

人:欲、悟、序、度;佛:缘、空、悟、善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http://weibo.com/ysk7796凡事由其自然,遇事处之泰然,得意之时淡然,失意之时坦然,艰辛曲折必然,历尽沧桑悟然。 发上等愿,结中等缘,享下等福,择高处立,就平处坐,向宽处行。 投资之道,曲折崎岖,唯善行者,可渡彼岸. 市场涨跌,人生起伏,寒暑冷暖,月缺月圆,皆同理也. 谦虚和信仰。投资也是如此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关于超短线的一些思考  

2017-11-06 17:47:31|  分类: 股市技巧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近来市场氛围非常的不好,面霸横行。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网络上对于短线的认知出现了一面倒的的倾向上。

这主要是在忽略大环境的前提下大谈一些短线的技巧性问题,包括换手率,拉升力度,当时的跟风情况,之如此类的。尤其是对于近期开板新股上的讨论,满贴子看过去更像是在澳门赌钱,而不是炒股票,然后大谈盈亏同源的一致性问题,得出要死也要死在龙头上的结论,以至于对于两天亏损十几二十个点的情况被视作有男子气慨的表现;视作不忘初心,方得始终;视作前进道路上的磨练。    

诚然,超短线这条路上,牛人辈出,一年十倍二十倍的,如果使用杠杆上百倍收益的情况都会出现,这从概率的角度看完全是可能的,就像彩票 中头奖的机率再低,只要是上百万彩民作为统计的整体,还是有可能找到那个中头奖的彩民的。这个道理大家都懂,但放到股票上,一百万股股票玩家才能出现一个天才的事实却被“我生来与众不同”的幻觉所取代了。都在相信自己会成为那少数的幸运儿之一,而不曾想想天赋的差距,勤奋的差距,还有极为关键的是环境的差异与运气成份的存在。    

于是乎对于非常多的短线玩家来说,股票如同毒品,是精神与信仰上的寄托,无关盈亏。    

不要将钱不当钱,要相信慢即是快的道理,要将世界上第八大奇迹——复利运用到极致。要尽量避免,回避会让你严重亏损以至于生活不能自理的交易,哪怕看上去这交易多么的伟光正,多么的悟道而会短期获得暴利。

要去将股票当事业来做,将股票当作难得的可以长时期提供收益与复利的工具以作运用,放弃使用杠杆,放弃短线暴利的心念,别去走这么一条路——无脑往前冲,要死也要死在龙头上,哪怕倒下也光荣。别去走哪天将本金亏没了,通过各种途径拿到本金再来从新开始的循环之路。这是极为痛苦的经历,人生没必要对自己这么狠,以至于觉得不成功便成仁,不下地狱哪能上天堂。

有感于近期论坛短线讨论贴子而发,看着那些贴子谈论中的那些股票,只谈之如市场地位,卡位,抢龙头,助攻之类的。而对于该股从事哪个行业,行业地位如何,行业前途如何,估值如何只字不提,更别说谈及具体的财务数据与成长预期了。看着这些一成不变的贴子,感慨是我老了跟不上论坛的节奏了呢?还是论坛上短线玩家方向走偏了,极端化了呢?尤其是当这些贴子基本都无视市场氛围,市场环境,将个股独立出来图文并茂的谈论机会时,这是我认识的短线炒作吗?

是走向极端了,都想着拿着少得可怜的本金,在短短的一年半载去赢得财务自由,以其说是炒股,说是超短线,不如说是在搞传销,在自我洗脑,认为通过模仿与学习交流便能成为那个幸运儿。    

在我们中国炒股从来都不容易,尤其是考虑到短线交易上高昂的费税外加大小非减持的因素上,如果不考虑个股成长收益的分红,超短线就是你赚我的钱,我赚他的钱的内循环的,这显然是个负和的交易游戏,这完全是适用于一赚二平七赔的规律的,难度有多大想必大家都清楚,我们需要做的是尽量去通过各种手段将这难度降下来,时间应该是我们最好的朋友而不应该成为敌人,难做难赚钱时应该需要收手而不是参与高难度级别下的行情,炒股不是游戏,也不应该是游戏。

赚钱应该是等待适合的时机,弯下腰来捡就是了。别为了追求一时的刺激将最重要的本金搞丢了。(作者:淘股吧作者十万起家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